Home Ideas | 理论 让我们一起“以身相许”:致即将来临的一个噪音现场

让我们一起“以身相许”:致即将来临的一个噪音现场

0 1415

王婧   文

 

噪音是虚无主义者的声音表达。

虚无是什么? 尼采说,虚无的第一原则就是否定的意志。而否定的意志正是权利的意志。权利意志将引致超人(Übermensch)-人的最高理想价值 。

“人是介于猿猴和超人之间的过渡状态”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注1)

噪音让我们接近动物状态。用瑞士声响音乐家Dave Philips的话说,噪音让我们对先于文明,先于社会构造的动物本能状态进行寻找和思考。他提倡“人兽主义”。

用武权的描述,噪音的价值在于“以身相许” (注2)。

以身相许,这恐怕就是噪音独特的交流和理解方法。直接,原始,轰轰烈烈的虚无。

但是,噪音不是音乐。

噪音不符合音乐声音的常规结构:没有持续的音高和节奏,没有可遵循的旋律模式,没有可辨识的唱词,也没有熟悉常见的乐器。

噪音以它独特的声响发明,表演和聆听方式,吸引着世界上的一小部分人,而这种吸引并不是“感兴趣”,而是迷恋,沉溺。噪音,甚至成为一种存在方式的能指。

噪音是一种超越文化边界的反音乐事件。但在交流和经济层面上的流通使它的反音乐性反倒恰好成为它的音乐类型标签。对此,依赖于文字的我们也只能叹气,或者干脆保持沉默。

什么是噪音?

对这个问题,我对几位声音实践者作了一个简单的微信调查。

颜峻: “无意义的声音”,“无庵埠”

姜宇辉:“未被组织的声音”“噪音是最肉体的声音”

殷漪:“启程时不知终点,行进中未被控制”

王子衡:“世界潜意识的声音”

冯昊:“最接近身体性的听觉感知形态”

武权:“噪音的价值在于以身相许,而不在于结果,制噪比噪更接近法身”

梅志勇:“噪音是……宇宙之内身体之外”(引号省略部分可以在酒球会表演现场向梅志勇询问)

 

关于噪音的学术讨论当然是有悖于噪音“反对一切”的虚无主义精神,但目前的确已有十分精彩的,从不同角度探讨噪音的学术专著:政治经济学的,艺术的,现象学的,音乐人类学的。(见图)

我最初是被噪音的抽象意义和文化现象吸引,而后开始听噪音现场。

至今,我仍无法做到对噪音“以身相许”,因为现场远大于我的理性,我对所听失控。

但我又期待着每一个噪音现场,即使仍然有恐惧和挣扎。因为它让我面对自己的恐惧与弱点:不敢摧毁自我而重生;时而寻求着享乐,上浮与无垢。

“我爱那些不想保全自己的人们,我以我的全心的爱去爱那些下降而死亡的人们:因为他们走向着超越,”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噪音也许就是超度,但只为那些以身相许的人们。

注1:尼采在瑞士的一片树林中散步时,有了写《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想法。当我第一次看到梅志勇发来的瑞士艺术家Dave Philips的资料时,我就想到了这本书,也许是气息相近,也许是某些关键词,也许就简单是瑞士吧。

注2:《以身相许》也是大陆实验音乐人王凡1996年创作的一首单曲,收于他的未发表专辑《大法度》。

 

books of nois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