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ractice | 实践 Experimental Music | 实验音乐 “我认识的一个朋克”颜峻写C-Drik(2005)

“我认识的一个朋克”颜峻写C-Drik(2005)

73158_446670971265_2847386_n

我认识一个朋克(本文写于2005年)

颜峻

他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朋克讨厌嬉皮士吗?”喔?倒从来没想过这个,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难道不是都在体制外吗?答案是:“嬉皮整天抽叶子,谈论外星人,他们从来不行动,什么都不做。”喔,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想起来 Alec Empire、Primal Scream、Alex Paterson 他们好象都不喜欢嬉皮,以前还以为是电子乐人的一个共性。

他是个朋克。他是我朋友中惟一的朋克,而且不做朋克乐。但朋克显然不限于舞台,这跟摇滚乐大不一样,如果说一个不做摇滚乐的人很摇滚,那只是修辞,朋克却是一个大于朋克乐手的概念……每天认真地整理玫瑰红的鸡冠头,时刻戴着唇钉、穿刺,脖子上有五角星文身,黑T-shirt上是朋克风格的图案、短裙、长靴……但这是他的样子而已。中国有很多人都这么打扮,甚至还会在舞台上喊“OI!”,可他们也不是朋克。

他有11个乐队或个人的计划,自己或合作出过40多张专辑。他是我见过的最勤奋的人,天亮还在工作,中午就起床了;在无名高地演出的时候,他前面是别人,于是在等待的时候抓住灵感又拿笔记本做起了素材。他说,一路走,一路录声音,一路创作,一路演出,我从来不重复自己。今年的两次见面,都是因为他自己联系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筹划许久,自费在亚洲巡演。他到了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老挝、缅甸、越南、柬埔寨、中国、韩国、泰国……和朋克一起演出,和黑金属一起演出,更多的是和电子/实验艺人一起,表演噪音、breakcore,有时候也做 electro 的DJ set。在带着越南人民铁拳粉碎美帝侵略者的宣传画到达加利福尼亚之前,他还要去墨西哥。

他说,在桂林碰到了几个 straight edge,演出刚结束,发现他们已经在大喝啤酒了。哈哈,我们大笑。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这很可爱。但他对自己挺严肃,不喝酒,不抽烟,不用药物,不吃任何从动物身上得来的食物,连买二胡都挑了把人造革的,连靴子都是专门的 vegan 靴子。我见过无数与人为善的素食主义者,他们吃鱼、喝鸡汤、吃豆腐做的“红烧肉”,据说都是怕别人不方便招待;现在真正的 vegan 住到了家里,一点也不怕麻烦别人,估计饿死也不吃肉,我没觉得麻烦,而是被他的认真感染。他讨厌塑料袋,使用充电电池,一口一个你好谢谢。他憎恨资本主义和传教士,并且说到做到,出版 copyleft 的唱片,在街上撕“耶酥爱你”的贴纸。钱很重要,他靠做母带处理生活,但他不肯花时间去做流行乐的母带处理挣哪怕是一笔大钱。

不好意思,乐评写成了表扬信,瞧我感动的。

是朋克,但乐器是笔记本,是软件。你用维基百科搜“breakcore”,可以查到他的两个化名和一个乐队。他的乐队里面,Axiome、Ammo、Ambre都非常有名,但也不只是 breakcore,也可以说是欧洲 EBM 的一员大将,像 Ant-zen 这样的独立名厂,他也发过唱片。他玩节奏,是准确、精密基础上的黑暗和凶狠,是数字时代的铁匠。在这个场景最暗,最地下,最粗糙的美学角落四处搜索,可以找到一扇暗门,通往黑暗氛围的老路,又从这老路延伸出数字时代的噪音氛围,同样黑暗,但却消化了古典和声,变得更抽象更细节更声音。他的噪音又继承着所学的传承——欧洲学院派盲听音乐(acousmatic),彻底展开了听觉的各个方向,在空间上、在声音的形状层次味道色泽质感重量上细致入微。他用噪音重新混音的重金属,让我想起 Merzbow 玩黑色安息日的一首,每一个轰然砸落的声音颗粒都赫然在耳。

如果说,以前碾核金属是朋克的一种,breakcore 是朋克的一种,吉他噪音是朋克的一种,恶搞派是朋克的一种,那么现在噪音里面也有朋克的一种,这都是因为精神,而不是别的。我喜欢看到音乐的界限被无情跨越,而朋克精神溶化在欧洲和中国的空气里,大家都笑呵呵地背着几十斤设备,上路。他就是榜样。摇滚乐正在被收购,是时候和一些老战友划清界限了,他们现在要的就是钱和名气,是老子混了这么多年也该享受胜利果实了,而不再是音乐,放弃了他们,我才腾得出手拥抱他。

这次巡演之前,他住在 squat(无政府主义者、艺术家、浪人抢占的无主建筑,或译“占屋”)里面,然后又要搬家,没有钱,也许再凑合一段时间,攒了钱再巡演。要么就下定决心搬到中国来——为了 DVD 和吃的,也为了在这里安排演出比欧洲容易(只要你努力)。这正是我所盼望的,兄弟。

C-Drik,33岁,比利时籍,行动中,我为他而骄傲。

C-Drik网站:http://syrphe.com/c-drik.html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